重建香港市議會方案(一)﹕重建市政局之必要

市政局是香港首個有民選議員的公共機構,一直都是各黨派培養後繼議員和學習施政的場地。這種民主機構對獨裁政權自然是眼中釘,所以1999年就被董建華政府以「應對禽流感不力」為由取消掉,而承諾下放權力予區議會自然亦不會兌現。自此泛民政黨年青區議員上位無望,加劇泛民分裂,而各大黨派(包括保皇黨)都缺乏施政經驗無法挑戰政府,正是獨裁政權所樂見的結果。

現時中共形勢較強,施壓日甚一日,香港民主前景自然黯淡。可是在這個時候,更要構思未來如何建設民主,以便時勢逆轉時不至手足無措毫無準備。

香港建立民主政制,首先莫過於重建市政局
無論香港成為一個民主中國政權下的自治體,抑或回歸英治甚至獨立,代表香港全體市民的立法議會都無法集中關注一些瑣細的民生事項(殺局後,立法會亦無法擔起市政局討論市政的角色,正因為有太多「更重要」的問題要處理)。所以另立市政局處理是必須的。

別忘記新加坡獨立多年後都只有一個民選國會,但近年為了加強與民眾溝通,也將組屋維修清掃之類的事務下放到選區管理。甚至把全島分為五個社區發展理事會,各委任成員處理社區福利等事務,為首的「市長」也是執政黨議員、部分更屬高級政務部長(Senior Minister of State,僅次於部長的職位)。
可見在一個現代化政體中(就算新加坡像香港一樣小),很難再靠單一議會處理所有大小事務,就算不從「建設民主」的角度看,單是效率上就應該分設不同級別議會處理不同層次事務。香港把所有市政權力收歸中央的實踐已證明缺乏效益,小販和街市政策與市政局時代相比更形失敗(庫大黃英琦),在沒有民意代表監督下,這些機構根本沒有顧及當區居民的需要。單是為了提供對市民負責的市政服務,重建市政局亦屬必須

(下篇)

(重建必要篇、非架床疊屋篇分拆篇廣域連合篇職能篇地域劃分篇)

fongyun


雙魚座左撇書呆子乙名,阿斯伯格症疑似患者。生物化學系畢業的中學圖書館主任,但其實暗地裡主修中大學生會會章。方潤日記博主,著有《吹水無邊﹕一個教師的閱讀與教學自白》。

||||| 0 epr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