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 討論減肥瘦身早已不足夠,人生教練正式出櫃,光明正大走入人群。樂觀、積極、單純,「只要肯相信,一定會成功」。番工要笑,番到屋企更加要笑。唔開心?唔得。因為你同時搞到其他人唔開心。所以,開心最緊要。

鄭子誠現象與特區管治危機   對於一般市民而言,「鄭子誠」三個字,大概只會令你聯想到一個資深電視藝員/電台唱片騎師而已,但對於熟悉網路熱潮的朋友來說,「鄭子誠」卻是一個獨特的文化符碼,象徵香港社會正式進入陰謀論時代。

媾唔到女可憐蟲

媾女,唔好諗係你媾佢,要俾佢知道,she is not the only one…    

前陣子我要追查一位香港歷史人物的事蹟,由此拜會了某大學的一位學者,這位學者嫻熟文史,資料出處順手拈來,毫不費勁。與她一席傾談,如沐春風,頗受啟發。道別的時候,她說她先生下周末在某地有一主題演講,不知我有否時間出席?我欣然答應了,也想一睹她先生的風采。 過了一個星期,周六下午我準時到某地,在演講廳外見到那位學者,她很高興地向我揮手。我走了過去,她說:「我給你介紹我的先生,這位就是……」一看,竟然是一位也許三十歲未到的小伙子,與已經過五十歲的她站在一起,不說還以為二人是母子關係。我有點錯愕,然後立馬意識到自己的突兀失態,趕緊跟那位先生握手自我介紹。

其實,我不確定自己是否可以再寫。 當年在xanga寫文,其實大部份都是在自言自語,沒有目標,志在發洩。 我自問文筆不夠好,出文又慢又少,教主當日邀請我入原人圈,我確實百思不解。 又因為身邊的朋友、同事全不知情,在沒有心理包袱下,我斷斷續續寫了兩、三年。 說真的,過去這幾年,我確實被工作”榨乾榨凈”。如今想重新執起支筆,感覺有點力不從心。 試問自己能否依然毫無顧忌,暢所欲言?我不知道。人長大了,無法避免越來越多顧慮。 不過,我真的很喜歡自言自語。 不過,我真的相信自己仍可以憑良心說話。 還望各位不要厭我做事、出文慢三拍。 而知道(或估到)我真名的朋友,敬請勿”響我全朵”。萬分感激! 我會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