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呢堆字, 係我兩個月前打, 寫到一半寫唔出….. “其實我有諗過, 好無直情執左呢到(指xanga)… 畢竟成日任由佢發霉生菇, 自己看著也有0的唔好意思…. 其實我有諗過寫番, 呢排腦入面蘊釀緊幾個故仔, 都係我呢排聽番黎或者發生0係自己身上的奇情故事。我連系列名都諗埋, 叫《幻海奇情》系列, 本來應該叫慾海奇情, 但由於故仔內容真係離奇過小說, 好難唔將佢當做奇幻故事咁聽 其實我有諗過, 有無一日我可以飛番, 日日困0係同一個地方, 原來真係幾痛苦 其實咁多年黎我一直都無變過 都係得個諗字   早幾日, 我三十一歲鳥 時間真是過得他媽的快   除了”得個諗字”無變過之外 其實很多東西都變了”   頭先有睇番少少自己以前嘅字, 有寫字嘅我, 好似開心好多 喂不如今次拎番0的恆心出黎寫下野啦~ 今日見番大家真係好高興呀~~~~

還記得初夜的感覺嘛? 那是自我滿足,還是為求對方感同身受? 坦白說,那稚拙的技巧無疑是一種自慰!一種向外界宣洩的自慰! 你至今還記得你十年前自慰的情境麼?我已經忘記得一乾二淨 今日偶然重聚,原人總算有緣人,我再次返閱xanga(多年前自慰的東西也拿來看,你唔嫌”腥嫁”?) 我確實很久沒有沾過以前一個快慰的地方,一個夜夜通宵仍然令我暢所欲言的地方: 爛gag有時,好文有時! 十年後同一網路空間,另一番心境,原來當中竟然有情 我不知情歸何處,何人,何方,也許只屬於對這虛擬空間的情吧?(畢竟我甚少出席認識原人真人) 就讓我們借此新天地,繼續虛擬地談情,開始新的十年,今留下一曲為記: 挨著靠著雲窗同坐 偎著抱著月枕雙歌 聽著數著愁著怕著早四更過 四更過情未足 情未足夜如梭 天哪 更閏一更兒妨甚麼 ***************** 十年前係初夜,今夜也是初夜 (吊!呢d咪係初戀無限次果d仆街)

原罪

這是我當年在Xanga Upload的第一張相片,看回舊Post,感覺十分不自在,像是面對10年前未整容的那個自己一樣,嬌情造作的文字,實在是太可怕了。當年Xanga我只記得自己寫過一篇有關營多撈麵的文章。大家再次罪首一堂,回首這些令人難堪的人和事,感覺就像再次踏上贖罪之旅。讓我們再次分享罪惡,分享慾望,分享原罪的快樂時光。

今晚做到九點幾先放工,上到巴士,有個 friend whatsapp 我:「喂,介紹啲正嘢畀你!」我覆佢話:「有幾正先?」之後佢 send 咗條 link 過嚟。於是我就進入了呢條神秘的 link,佢要我登記自己個名、登記電郵、然後 upload 一幅自己嘅相。我好攰,我只係想睇正嘢,就一步一步跟住做,然後就嚟到呢一版。我唔知自己係唔係應該喺呢度寫返幾句嘢,但無論如何我已經寫咗。 咁啲正嘢喺邊度呢?似乎仲未見倒。 我是多麼的希望這裏以後會有好多好多的正嘢。

<生活 . 鳩o翕 我投蔡英文> 陳水扁貪污, 2008年時民進黨將台灣總統一職送回給國民黨. 不過, 仍有五百四十多萬人 (佔總投票人數的41%) 投了票給民進黨的候選人. 在我來說, 那四成人是反智的. 一個黨的總統貪污, 決不可能是他一個人的所為. 對呀, 全宇宙也在貪, 但貪到這樣出面, 還投他們, 是對智慧的一種侮辱. 今年1 月台灣再選總統, 有六百一十萬人 (47%) 投了票給蔡英文. 若然有該黨的總統污貪, 這一生也不會投給這個黨. 重申, 我唔單止介意你貪, 但更介意你貪都唔識貪, 唔識收收埋埋. 即係, 你叫我投票讓曾蔭權個仔做特首? 虎父無犬子, 我只會相信佢個仔比曾蔭權更貪, 同埋貪得更蠢. ——— 2012年4月24日. 台灣, 劍潭車站, 的士候車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