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V,   收到這封信的時候,相信是你人生最傷心,最困惑的時候。我知道,剛剛你下了一個決定,放棄了一個你心愛而又心愛你的人,選擇了聽從心裡的聲音,去堅持你覺得值得堅持的東西。為了未知的未來,犧牲了明確的現在。   請不要哀傷,我會當你是偶像。   “要得到重要的東西以前,人必須付出相當的代價,這是世界基本的法則。” 你爸爸曾經這樣跟你說過。 多年以後,你會明白你爸爸並沒有說錯。人們總是忘了在得到之前必先要付出,就像大部份人都想上天堂,卻沒有人願意死一樣。一切東西都有它的代價。如果總是害怕失去,就甚麼也得不到了。   我知道,有時候你會想,如果再待更久的話,你的人生很可能一直溜滑下去直至結束為此。你不想這樣,你還相信夢想。

十年本來就像一千萬一樣,不是日常生活能時時體驗的數字。可是最近發現,社交圈裡認識的人,半生不熟者達90%,卻有大半認識十年以上,這類只有婚宴和新春團拜才會蒲頭的人更以幾何級數遞增。 喜事避不過,誰知安坐家中,X年風還是會自動找上門? = = = 我記得那時候我是個剛剛畢業,對生活消化不良的少女,吃不消 firm 內firm外的光怪陸離,地球明明好危檢,卻沒有人懂。 Xanga 的年代就正正是那燈紅酒綠的時代,想追卻喚不回。認真寫是為了釐清當時對我彌足珍貴卻於天下人無意義的小故事,隨你喜不喜歡。 跟部份的原人就這樣一直遊離地存在著,流傳介乎現實與虛構之間的故事。不用費心研究虛實,不用奉指update  個人近況,從來不會太personal的點到即止。看似沒甚麼關聯的一群人,早該被歲月淘汰,卻比曾經頓足捶胸攬頭攬頸的更細水長流? 真是一個奇怪的community。 大概喜歡寫字都是念舊的人。最近才發覺,這群念舊的人心底裡仍住著一個屬於那些年的鄭伊健和那些年的香港。 = = = 離開原人圈後,繼續去了很多地方,走了很遠的路,繞過外太空,認識了一堆外星人。我一直好想跟人分享,我終於見到了偶像,聽到他對Haiti 的真心;一個殺人無數的軍官竟如斯溫柔;被suicide bomber 綁架過的記者對他們的憐憫;會開戰鬥機的男人真有型,可惜香港沒有兵役制;誤解了Adam Smith 好多年,概因填鴨又因為我天資有限… 心情和想法好像跟以前又有點不一樣,帶著許多許多回家,拙於言辭,又消化不良了好一段時間。 只希望繼續在途上,默默地寫那個屬於地球人和外星人的世界。不日回歸。 P.S. 應該寫點喜慶喬遷祝人流捷捷上升之類的東西嗎?  (j/k)

沒再寫 blog 以後,每逢寫作都是跟收入有關。 很無聊。 就拿一個沒發表的商業創作,作少許改動,當作這裡開張的禮物吧。  

我記得,我很喜歡寫Xanga,那時沒有smart phone,沒有facebook,每天返Hall第一時間就係check xanga,寫寫寫,睇睇睇,那是一段愉快而又難忘的日子。 我記得,當時有一班怪人聚在一起自稱原人,個個三頭六臂,寫的文章含金量重,不同風格,五花八門卻娛樂性高。 我記得,有一天,教主問我有無興趣入會,那是我感到無上光榮的一刻。 我記得,那時候我還是一個年青的護士學生,如今已經比從前背負更多的東西了。 我記得,我喜歡寫字,到現在還依舊喜歡。因為文字是純粹的自言自語,不用理會別人目光,不用計較別人的反應,不需要別人的掌聲。寫字可以讓我心境平靜,誠實的面對自己。 只是這兩年對於寫作一事陷入困境。一來,想分享的,寫不出來。沒有特別觀點的,不寫也罷。每天顛三倒四地上班,人,不自覺地被生活掏空了,甚麼也不淨,甚麼也寫不出來。然後孤寂感越來越強烈,也不想再在文字給人無助之感。 我記得,兩天前面書上有人說教主想退隱,然後好像Ocean Eleven一樣,為了做場大茶飯,一個又一個退隱了的高手又再次出山了,兩天之後就有了這個新主場。 我想,在這裡寫字的人,都跟我一樣將從前的Xanga看作一本精彩的咸書,無論封面有幾殘,久不久總愛拿它出來翻閱。 我記得,我們都喜歡寫字,也相信,將來會一直寫下去。

這陣子權貴倒通通好像吃錯藥,可以講幾多,他們的口就爆幾多。他們還說,我們有言論自由哩。早講啦。哪個看不過眼的官員應該走出來,爆爆圈內的秘密。言論自由嘛。

(一) 今天新聞說,立法會議員何秀蘭提出就「性傾向歧視條例」開展公眾諮詢。然後同場有團體抗議: 家庭倫理關注網絡數名成員今早到立法會外示威,向議員遞交明光社收集到的2萬多名市民簽名。他們表示,不是反對諮詢,但反對一刀切,將刀架在反同性戀人士 的頸上,以言入罪。他們又指,如果就有關議題立法,會變成一種法律工具,強制改變社會具爭議性議題的價值觀念,是不公義及不道德。

網絡世界裡,彈指之間可以發生很多事。 昨天Facebook  突然彈出了來自史兄的訊息。隨之而來是排山倒海的對話記錄,待我弄清來龍去脈之時,新的原人圈便正式成立了。誠如Tommy 大大所言,各位師兄弟歸位了! 還記得曾在原人圈裡說過,相對其他原人,我的Xanga 只是貽笑大方、純粹心靈自慰的地方,產量不多、含金量也很低。或者,教主只是被我幾篇建制文章騙了吧?! 回看舊居,最後一篇是2009年6月,孩子出世不久。自那天便沒有太大閒情再長篇大論了,改為在Facebook寫幾個字發洩一下、下下火便算了。今天我準備好再下場踢波了嗎?不知道,但我真的希望自己再能我手寫我心。 Xanga 是ICQ 失寵,MSN 上場的年代。 今天,剛好是宣佈MSN 來年退役,skype 上場的日子。就巧合地讓原人圈再次發光發熱吧!

由教主劈炮唔撈,到討論原人圈可否轉場繼續,接着到開頁邀請原人們再聚首一堂,不得不驚嘆網上世界原來要組織起來,可以快過光速,一日間,就連server都設立起來。 今天看見原人們都回歸了,就如少林足球各個師兄們都回到本位,真的他媽的讓人期待。 那些年,原人圈好像是個又有麻甩佬,又有文學才子,又有社運青年,還有較王迪詩還敢言的女博客的社群。他們啟發了我很多,包括教曉我如何做人,和如何做愛。 我更知道原人當中有人是以手機交稿的,起初我覺得用手機打文章是不可議,但到現在因為不懂使用wordpress界面而用了手機打文起來,感覺真的很黑色幽默。 無論如何,我們都回來了。法蘭斯‧ 聖天奴這個名也許陌生,但其實,只是換一換個藝名,改一改星途,為的仍是一件事 – 暢所欲言。 原人圈,一定會再次發光發熱的。

仲踢波?! 2004年,香港社會雖經歷商台封咪、黃霑離世,也是接連第二年超過五十萬人在「回歸慶典」當日上街。 這是最好的年代,也是最壞的年代,而中國人,稱之為「否極泰來」。(當然,根據易經,這句套語是錯的,因為泰卦之後才是否卦!) 同年,<功夫>上畫。(見Kung Fu Hustle Trailer) 片中,豬籠城寨高手林立,包租兩公婆、咕喱佬、油炸鬼、穿紅底橫的屎忽鬼,連揸棵蔥個大嬸都好打得。 不少論者以為,豬籠城寨其實就是香港縮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