媾唔到女可憐蟲

媾女,唔好諗係你媾佢,要俾佢知道,she is not the only one…    

前陣子我要追查一位香港歷史人物的事蹟,由此拜會了某大學的一位學者,這位學者嫻熟文史,資料出處順手拈來,毫不費勁。與她一席傾談,如沐春風,頗受啟發。道別的時候,她說她先生下周末在某地有一主題演講,不知我有否時間出席?我欣然答應了,也想一睹她先生的風采。 過了一個星期,周六下午我準時到某地,在演講廳外見到那位學者,她很高興地向我揮手。我走了過去,她說:「我給你介紹我的先生,這位就是……」一看,竟然是一位也許三十歲未到的小伙子,與已經過五十歲的她站在一起,不說還以為二人是母子關係。我有點錯愕,然後立馬意識到自己的突兀失態,趕緊跟那位先生握手自我介紹。

其實,我不確定自己是否可以再寫。 當年在xanga寫文,其實大部份都是在自言自語,沒有目標,志在發洩。 我自問文筆不夠好,出文又慢又少,教主當日邀請我入原人圈,我確實百思不解。 又因為身邊的朋友、同事全不知情,在沒有心理包袱下,我斷斷續續寫了兩、三年。 說真的,過去這幾年,我確實被工作”榨乾榨凈”。如今想重新執起支筆,感覺有點力不從心。 試問自己能否依然毫無顧忌,暢所欲言?我不知道。人長大了,無法避免越來越多顧慮。 不過,我真的很喜歡自言自語。 不過,我真的相信自己仍可以憑良心說話。 還望各位不要厭我做事、出文慢三拍。 而知道(或估到)我真名的朋友,敬請勿”響我全朵”。萬分感激! 我會盡力。

開鎖匠

「咁樣我好難幫你」- 我凝視坐在我對面的中年男人。談了兩個小時,他也聽得出我同情的語氣中混雜了不耐煩。 「其實我係未冇得救?」這位頭髮已因病脫光的男人問,在他旁邊的護士輕嘆一聲,隨即推門而出。可能去了抽煙,因為房間的氣氛很悶焗,悶得任誰走出去都會想抽一兩口煙。

老實說,五百蚊港女從來都是沒有錯的,網上言論,我只是同朋友講下我心聲,干卿底事?  

Dear V,   收到這封信的時候,相信是你人生最傷心,最困惑的時候。我知道,剛剛你下了一個決定,放棄了一個你心愛而又心愛你的人,選擇了聽從心裡的聲音,去堅持你覺得值得堅持的東西。為了未知的未來,犧牲了明確的現在。   請不要哀傷,我會當你是偶像。   “要得到重要的東西以前,人必須付出相當的代價,這是世界基本的法則。” 你爸爸曾經這樣跟你說過。 多年以後,你會明白你爸爸並沒有說錯。人們總是忘了在得到之前必先要付出,就像大部份人都想上天堂,卻沒有人願意死一樣。一切東西都有它的代價。如果總是害怕失去,就甚麼也得不到了。   我知道,有時候你會想,如果再待更久的話,你的人生很可能一直溜滑下去直至結束為此。你不想這樣,你還相信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