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來了的變奏

狼來了的變奏

《伊索寓言》裏,《狼來了》的教訓是: “this shows how liars are rewarded: even if they tell the truth, no one believes them”。 我當然不是指責諸位社會賢達說謊,相反,我對他們的出發點是對學生好,想讓香港早點回復平靜。正是這樣,我覺得他們這樣每天黃昏就勸一次說「有大事發生」是很不智的做法。一天是這樣,兩天是這樣,之後呢?

你啱晒,咁又點?

你啱晒,咁又點?

想起明天就是重陽,就怱怱的寫下這段字:想像得到,明天總會有些人,為著行程而煩惱。

香港人,跟住去邊度?

香港人,跟住去邊度?

零、 這又是一篇超長文。經歷過《Justice註腳》期票一開,手就不敢不寫。另外,讀美國史家富格遜(N. Freguson,引林行止先生譯)《Great Degeneration》有感,借框架來回應。這也許是一個七十後尋找本土的故事,算是《註腳》系列的一個續筆。

註腳(5.2):專業的公民

四、 曾偉雄可以是對的,因為政治不中立比專業精神重要。不是我說的,如果你記得亞里士多德的話。

註腳(5.1):專業還是面子?

註腳(5.1):專業還是面子?

上一篇註腳講尋找本土,才能找到一套可以凝聚社會的正義論述。在讀書會裏,我主要講市場價值/中環價值,主要是因為要tag落《What money can’t buy》。但如果要列下去,恐怕我們不能不講專業精神。  

http://www.streetartutopia.com/?p=7836

別註:不可拜偶像

搞一次讀書會讓講的人自己思潮作動,各位果是功德無量。寫了三天《Justice》,發覺還有很多東西想寫。今日想說的不在讀書會的初稿或者Q&A內,所以是別註,不是註腳。 不少人以Miss Lam的行為為之「榜樣」,認為仗義執言,堪稱典範。但「榜樣」作為一種指導方式,卻是值得質疑。 讓我們先回溯對Miss Lam的指控,大體是這樣:「為人師表不應講粗口」。(又再重覆,WTF的語意根本不構成「辱罵」,所以同情地理解指控方,應是這樣。)他們的邏輯,不外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