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木經惟給香港之吻

荒木經惟剛在蘇富比展覽完畢的<「香港之吻」: 邂逅1997>系列,之前網上睇圖,乍看平凡普通不過,有人說他都是影返鹹相好了。說實在,荒木的作品,女人、裸體、綑縛,因為題材,所以注目。我看過他一些作品,不上心略略翻一下,沒什麼特別的。這系列也不例外,縱使用心地看,都覺是歪歪斜斜,out 晒 foc。但就在這歪斜 out foc 之中,好像 “有啲嘢”。我說過,”很有嘢” 的不是藝術,”有啲嘢” 的才是。對。就是這種有啲嘢。

《唱和潮樂》音樂會觀後感

「潮人源於中原,從潮州音樂中看到接近陝西的音律(有『4』、『7』)特點,也可作為佐證。到如今嶺南三韻之一的潮州音樂為世人讚賞傳揚,但其根本源於中原。潮州音樂是我國樂苑中一朵絢麗的奇葩,不論在調式、旋法、變奏手法,以至樂器的組合等方面,在我國音樂藝術的大家庭中獨樹一格。你看它的『輕三』、『重六』、『活五』的調式調性與燕樂調式有近似之處卻又不盡相同。」

I APP U - 清新可喜的演出

I APP U – 清新可喜的演出

之前從沒有看過楊秉基或是「好戲量」的製作。總有些表演團體,雖然從未看過,不知水準如何,但總是提不起勁去看他們的演出,心底深處大概總是有種先天印象不良的感覺。後來有朋友參加了這個劇團作業餘演出「駒歌」,又湊巧私務纏身,沒有抽空去看。最後等到這次「I APP U」的演出才有機會看好戲量的製作,看朋友的表現如何。

弄假成真的伎倆

弄假成真的伎倆

主場報導「十件最不該的藝術」,說那十件是嚴選出來最挑戰人的作品。原以為有甚麼驚人作品,結果發現平平無奇(不是我重口味,連自殘的作品也沒有)。 杜象的《泉》雖被不少人講到低晒,入選十大尚可理解。Rauschenberg 擦掉 de Kooning 的畫作是經典,要不是這篇報導我還不知道有人會批評他「破壞財產」,不過單憑這個理由就位列十大,作者處於迪士尼的藝術世界吧?

Art Basel HK 雜記

Art Basel HK 雜記

午飯時談起 Lichtenstein,得悉今年 Art Basel 有幾張他的筆觸,趕在 AAA 換免費票限期前到場看看,順便等人聽完講座後晚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