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理性中立」的您

給「理性中立」的您

作為經常在前線採訪的業餘記者,容小弟跟理性中立的您說幾句言由衷心之話。 當你們高談寬論佔領行動的種種不理性時,有否想過過去十幾年來的和平集會及遊行的理性表達訴求,為香港帶來過甚麼樣的民主進程?香港的民生又是否有所改善?本人身邊認識不少反對佔領的中產人士,他們大多有事業、有樓、有車,過著安穩的生活,而本人亦算小康,但我們總不能因自已的安穩而無視社會中種種的不公平及不公義。 現在就是有群市民為這種不公義而上街抗爭,而主打就是政改,真普選,因只有真正的民主政制,由人民手中選票主導的公民社會,才有可能解決政策傾斜所帶來種種的民生及社會問題。

每戰皆敗,何來言勝?

每戰皆敗,何來言勝?

(在退場之說議論紛紛之際,重貼這篇一個月前寫的文章。原文於926熱時登出,現版本為修改後的原人圈版本。圖是10月23日於銅鑼灣拍攝) 筆者由反國教一直走過來,由當日只是坐在一角,後來做義工,其後再投文,以至寫專欄,一路上認識到不少人,參與過不少行動。見證不少昔日的激烈抗爭者,一個一個地離開或不再參與行動。但他們不少並沒有放棄抗爭,有人日日做健身,由一條藤變成鋼條;有人去練拳,由姐手姐拳變到拳拳到肉;有人轉戰文宣,以另一種抗爭方式去喚醒更加多的市民醒覺。

黑心食品,正正是香港人應得的食物。

黑心食品,正正是香港人應得的食物。

「亞仔,呢排唔好去食麥當勞啦。」昨晚跟每星期為了新玩具,而去享用一次傷心樂園餐的兒子這樣說。只見他一面無奈,之後跟他慢慢解釋當中的原因。 「因為尐野食有可能食壞人,你都唔想食左之後肚食痛,係咪?」 「點解會食壞人?」 「因為有人用左過左期,發左霉既肉,即係變壞左既肉整野食。」 「點解佢地要咁做?壞左就唔食得啦!」 「因為……」五歲半也懂得的道理,卻教當刻我無言以對。

大文革小人物—簡評張藝謀《歸來》

大文革小人物—簡評張藝謀《歸來》

張藝謀只要不拍商業大片,拍回拿手的文藝片,其作品仍然是很可觀的。最近於香港上畫的《歸來》就是一例。《歸來》改編自嚴歌苓小說《陸犯焉識》,電影由鞏俐和陳道明領銜主演,講述文革時期知識份子陸焉識(陳道明飾)被指為「大右派階級敵人」、被捉去大西北勞改而與家人分離的故事。到了文革結束,陳道明平反歸來,深愛他的妻子(鞏俐飾)卻因事故患了失憶症,將陳道明錯認為另一人。 跟《唐山大地震》一樣,為過審查,導演有意避開了災難的成因和經過,集中講述當時人經歷災禍之後的種種後遺症。鞏俐明明深愛著丈夫,但卻不認得眼前歸家人,每個月五號都堅持去車站接丈夫,陳道明唯有默默跟隨,一步一腳印,世上最深沉的愛和最遙遠的距離,莫過於此。

資優的哀歌

資優的哀歌

今日是兒童節,但可能有些人並不知道,這只是台灣及香港地區的兒童節,而國際兒童節是6月1日,而中國內地亦規定該日為兒童節。這些,我於四歲時已知道了,我現在十二歲,但我很討厭兒童節…… 曾幾何時,我常常聽到媽媽跟親朋戚友誇誇其談,說我六個月大已懂得說詞彙,還要不是疊字,如「肚餓」「換片」,未夠一歲已可以說簡單句子。簡單而言,我是所謂的「資優」,但老媽當年常用「天才」,我語言天份不俗,因為爸爸是日本人,而媽媽是香港人,我自少就能三文四語,而小學時更自學了法文,所以現在是四文五語。曾幾何幾,父母總是很自豪地在其他人面前吹噓他們的兒子如何如何,已到了令人生厭的程度。 

那一年的愚人節

那一年的愚人節

那一年的愚人節 那一年的愚人節,本港傳出了兩個差不多全港人也知道的「惡作劇」- 不知從那裡傳出來的消息,坊間流傳著香港政府將於短時間內宣佈本港成為疫阜,很多人亦在議論紛紛、甚至繪聲繪影、言之鑿鑿,各區不少超市皆出現糧食搶購潮。港府有見事態嚴重,鮮有地很迅速地作了公開聲明否認有關傳聞,以正視聽。「耳聽三分假,眼看未為真」,白影一開始已覺得這只是某愚人於愚人節開的玩笑,加上「道聽而途說,德之棄也。」白影由始至終未曾在此話題上跟任何人作交流。未幾,又傳出另一個「驚天動地」的消息:哥哥輕生。 「洗唔洗玩咁大呀?今年o既愚人節真係精彩!」

專訪台灣人談佔領立院

專訪台灣人談佔領立院

「一,二,殺」 沒有沒完沒了的商討日,沒有痴痴呆呆坐埋一枱的演習,就「兩岸服務業貿易協議」(又稱「黑箱服貿」)台灣學生以簡單直接的口號,一個台灣人於小學時來用玩拔河的口號,昨晚成功衝入立法院,並成功接二連三地擊退前來驅趕示威者的警察,開始了佔領立法院的行動。 當外界指,這些只是一群生活無憂的學生在生事時,當中其中一位有份衝入立法院的參與者 Boss Yu 於Facebook上留言: 「我是上班族,今年29歲,軟體工程師。以平均來說,我的待遇十分不錯;我喜愛我的工作,我樂於面對每天的挑戰,我服務的公司也待我很好。「我就跟大部分的你們一樣,喜歡日常生活所帶來的舒適,熟悉所帶來的安全感,以及重複所帶來的寧靜。我就想一般人一樣地喜愛它們。」」 這段話,真的令我哭了,哭是因為他做到了,而我們香港人就甚麼也做不了。今天,是星期三,於「反馬英九聯盟」的 Facebook 專頁中,看到此相:

沙田拖篋記

沙田拖篋記

由網民發起的拖篋行動,「一億人一億篋旺角流量壓力測試」及「一億人,一億篋,沙田流量壓力測試」連續兩個星期日於旺角鬧市及沙田新城市舉行。筆者參與了昨日沙田的壓力測試,本文將簡述本人於活動期間的所見所聞。

劉進圖的續命燈?

劉進圖的續命燈?

這夜,政總外一片的燭光,眾人亦身穿黑衣,神色凝重,一片愁雲慘霧。我突然發現,眼前的香港很陌生,究竟現在發生甚麼事?我完全了解不了現在點燭光的用意。六四的燭光晚會,數以萬計的人手持燭光,悼念天安門上的亡魂。而我的家鄉,是當有人仙遊時,大家亦會手持蠟燭。

為了條廣東道,而輸了文明素質,值得嗎?

為了條廣東道,而輸了文明素質,值得嗎?

每年的七一大遊行,數以十萬計的市民以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地用雙腳,默默地表達訴求;每年的維園六四燭光晚會,數以萬計的燭光照亮了整個維園,台上悲慟的分享,台下哀傷的悼念。每年不少香港人亦堅持住這份傳統,春秋二祭,薪火相傳,承先啟後,和理非非,誓死捍衛「文明素質」這個美譽。香港政府一直以來亦很重視這種傳統,幾十萬人上街後就會有官員甚至行政長官出來表示「我們已聽到有關意見」,這種良性的互動,有助香港得以平穩發展。

利字當頭的香港

利字當頭的香港

上月,香港連續20年獲評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雖然美國傳統基金會和《華爾街日報》所公佈的評審準則,有營商自由、貿易自由、財政自由、政府開支等等共10項的評估因素,但當時我首個反應是──「香港是全世界奉行『資本主義』最透徹及最成功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