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志願

我的志願

                      (或許,這是我一直以來最誠實的文章,我只是有感於都咁多年人,係時候要坦坦白白一次,至少要對自己坦白。內文水蛇春咁長, 洋洋千字,不期望有人睇晒,但求向自己做個交代。畢竟正如村上所言:” 寫文章並不是自我療養的手段,只不過是對自我療養所做的微小嘗試而已。”希望在我的誠實裡面,沒有傷害到其他同袍的感情。) ——————————————————————————————-

南蘇丹的星期六檔案 (上)

南蘇丹的星期六檔案 (上)

    星期六,一週之末,經過了一連五天的漫長工作,好應該睡到自然醒,喝一杯香濃的咖啡,看一套洋妞主演的法國電影,這才是享受之道。   瘟神也是懂得享受之人,至少在我被拍門聲吵醒時,我還依稀記得自己在夢中享受著自助大餐。

南蘇丹的星期一

南蘇丹的星期一

  前言:細過的時候有沒有玩過和朋友鬥唔眨眼的遊戲?那是一場誰先放棄,誰便輸了的遊戲。人生,有時候都一樣。

初月

初月

現在是南蘇丹時間晚上八時正,天已經黑齊了。保安原因,晚上我們是不能單獨留在醫院,所以我現在正坐在手術室外面,等待產科醫生完成手術過後,一起回基地。今天午餐因為有點趕,所以只吃了一點薯仔做的沙律和這兒每天都有的切片蕃茄,所以現在肚子有點餓。剛才走進手術室看過,手術還需要點時間才完成,我想還是坐下寫點東西打發時間還來得實際。

Stranger In a Strange Place

Stranger In a Strange Place

不經不覺,來到南蘇丹這地方已經整整兩星期了,工作剛剛交接完畢,正開始獨力慢慢摸索,我想事情總會慢慢上軌道。 先說說南蘇丹這個地方,很多香港人連這地方名也未聽過,(已經不止一次有人問我蘇丹係咪梁朝偉結婚果個地方,那裡其實叫不丹呀師兄)說起來真的慚愧,反之這裡大部份的人都知道甚麼是中國,甚麼是香港(雖然我努力嘗試告訴他們這兩處是截然不同的地方) 。不過叫人遺憾的是,每當我告訴他們我來自香港時,總會有人問我是否喜歡Jacky Chan,那真叫人頭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