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個清早,我行上了往天國的階梯

今個清早,我行上了往天國的階梯

這條看似綠油油、景色怡人的攀山路徑差點要了我的老命。 這是登上畢拿山的其中一段港島徑,它擁有一個非常浪漫的名字,教天真的人如我無限想像。

丹尼斯的世界

丹尼斯的世界

思想上,我屬於遲熟的一群。現在,聽著別人的故事,我還是感覺自我緩慢地發育中,像喀拉哈里沙漠的爾威茲加樹,成長之路相比其他生物品種慢得離奇。

英皇道上的綠舟

英皇道上的綠舟

五六十年前, 北角有小上海之稱。

香港人,你忙緊咩?

香港人,你忙緊咩?

  對香港人嚟講,平日同紅日分別不大,因為我哋出名忙。而圍牆外嘅佢地,睇死我哋扮忙,睇死我哋唔得閒出嚟行使應有嘅權利。

To know him is to love him

To know him is to love him

To know know know him Is to love love love him Just to see that smile Makes my life worthwhile To know know know him Is to love love love him And I do, and I do, and I do

Win

拒絕大劉是選擇,更是原則

「做人最緊要守著原則, 沒原則的人不一定是壞人(不過,通常是), 但絕對是沒趣味的人。」

《不再心連心的流動通訊》下集

《不再心連心的流動通訊》下集

很多人沒想過, 我們與電訊商的關係和戀愛經驗其實相差無幾。 旁人常說找個人戀愛很好、很甜蜜, 隆冬時兩個人在被窩裡相依偎, 盛夏時又可以分享一大杯冰淇淋。 在聽說這聽說那的情況下, 我們以為和新認識的電訊商也會走著類似的路, 可靠、穩定、溝易容易, 但當踏出第一步與其結合後, 方發現不是那一回事。

《不再心連心的流動通訊》上集

《不再心連心的流動通訊》上集

你知道甚麼是「心連心」嗎? 如果你知道, 你應該是在八十、九十年代成長的人, 也是我在香港無聊無知地成長的一段青蔥歲月。 至於不知道答案的人, 請讓我先行簡述一下香港電訊業的興衰歷史, 耐心一點讀下去, 你便知道怎樣和我的過去現在「心連心」。 在八十至九十年代期間, 香港經歷政治和經濟環境的急速發展、改變。

Wild World

Wild World

「音樂,總是在你最需要它的時候扶你一把或給你一記耳光。」

閒人日常

閒人日常

閒人說:「實在的東西,多數看不見、觸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