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g Benedict:一刺即穿的脆弱

Egg Benedict:一刺即穿的脆弱

「雞蛋一穿即破,你還敢站在雞蛋的旁邊麼?」     這間街坊cafe的雞蛋非常美味,Egg Benedict是最拿手的英式小菜。 很快連這片美食文化也會被紅色掩蓋,要嚐這最後一口就要趁現在。 今天最令人關注的事不是波士頓的射手,就算當年Ray Allen也可以誤射,何況不是職業籃球員; 也不是我們不再捐款的地方,遠方有多少無辜受災,近方又有多少人分不清受害者與那些用善款買金者; 而是一宗簡單不過的自殺事件。 懸樑是一件很古老的事,在現今大都市發生,生果報也用不著頭版吧,但說不得,也說不出,更未有能說穿。 總之Egg Benedict不再,雞蛋隨時一刺即穿,被浸在醋裡也可,被吊起來也可,也是廚子的手法,總不能說雞蛋自己煮熟吧? 在前門有虎,後門有狼的年代,大家忙著在碼頭驅虎,其實狼群已悄悄行動。 「雞蛋們,大家一定要變成石頭。」 石可破,而不可奪堅; 丹可磨,也誓不投赤…… 共勉        

泉章居:消失的扣肉

泉章居:消失的扣肉

第一步:將敵軍旗幟拆下,敵我均等; 第二步:將奸細扣下,先找小老鼠讓他人間蒸發,再來打大老虎;

金正恩的清潔工

金正恩的清潔工

「好在香港仲係法治之區,如果唔係,馬會都照同我洗大餅!」

毒男起義:港女空置稅

毒男起義:港女空置稅

2046年,這是一個毒男的年代,一堂歷史課正在講述一個傳說……

富記粥品:竟然同一班鬼仔鬼妹食粥.......

富記粥品:竟然同一班鬼仔鬼妹食粥…….

我從來沒有想過上午十一點的一場早點,一張檯兩碗粥,坐的不止兩個人……

末日,可能就是今天

末日,可能就是今天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日中環威靈頓街一個美食派對 「如果明年是世界末日,我們就要趁現在飲多杯!」  

龍記麵家:一麵之緣

龍記麵家:一麵之緣

如果他不是食神,他一定是神棍! 至少有聽過他說的話,一定有慈善團體開口罵他是神棍。

初夜

還記得初夜的感覺嘛? 那是自我滿足,還是為求對方感同身受? 坦白說,那稚拙的技巧無疑是一種自慰!一種向外界宣洩的自慰! 你至今還記得你十年前自慰的情境麼?我已經忘記得一乾二淨 今日偶然重聚,原人總算有緣人,我再次返閱xanga(多年前自慰的東西也拿來看,你唔嫌”腥嫁”?) 我確實很久沒有沾過以前一個快慰的地方,一個夜夜通宵仍然令我暢所欲言的地方: 爛gag有時,好文有時! 十年後同一網路空間,另一番心境,原來當中竟然有情 我不知情歸何處,何人,何方,也許只屬於對這虛擬空間的情吧?(畢竟我甚少出席認識原人真人) 就讓我們借此新天地,繼續虛擬地談情,開始新的十年,今留下一曲為記: 挨著靠著雲窗同坐 偎著抱著月枕雙歌 聽著數著愁著怕著早四更過 四更過情未足 情未足夜如梭 天哪 更閏一更兒妨甚麼 ***************** 十年前係初夜,今夜也是初夜 (吊!呢d咪係初戀無限次果d仆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