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肉緊的全民投票

終於肉緊的全民投票

宅女小茹沒有甚麼朋友,也沒有特別的嗜好,最大的興趣就是看電視。雖然現今資訊發達,要追中台日韓以至歐美的電視劇其實非常容易,但作為一個hardcore 的港女,香港實際只有一個免費電視頻道,一年只有一次頒獎典禮一次抽獎機會,對她無疑是一件無奈的事。

To the moon and back

十年本來就像一千萬一樣,不是日常生活能時時體驗的數字。可是最近發現,社交圈裡認識的人,半生不熟者達90%,卻有大半認識十年以上,這類只有婚宴和新春團拜才會蒲頭的人更以幾何級數遞增。 喜事避不過,誰知安坐家中,X年風還是會自動找上門? = = = 我記得那時候我是個剛剛畢業,對生活消化不良的少女,吃不消 firm 內firm外的光怪陸離,地球明明好危檢,卻沒有人懂。 Xanga 的年代就正正是那燈紅酒綠的時代,想追卻喚不回。認真寫是為了釐清當時對我彌足珍貴卻於天下人無意義的小故事,隨你喜不喜歡。 跟部份的原人就這樣一直遊離地存在著,流傳介乎現實與虛構之間的故事。不用費心研究虛實,不用奉指update  個人近況,從來不會太personal的點到即止。看似沒甚麼關聯的一群人,早該被歲月淘汰,卻比曾經頓足捶胸攬頭攬頸的更細水長流? 真是一個奇怪的community。 大概喜歡寫字都是念舊的人。最近才發覺,這群念舊的人心底裡仍住著一個屬於那些年的鄭伊健和那些年的香港。 = = = 離開原人圈後,繼續去了很多地方,走了很遠的路,繞過外太空,認識了一堆外星人。我一直好想跟人分享,我終於見到了偶像,聽到他對Haiti 的真心;一個殺人無數的軍官竟如斯溫柔;被suicide bomber 綁架過的記者對他們的憐憫;會開戰鬥機的男人真有型,可惜香港沒有兵役制;誤解了Adam Smith 好多年,概因填鴨又因為我天資有限… 心情和想法好像跟以前又有點不一樣,帶著許多許多回家,拙於言辭,又消化不良了好一段時間。 只希望繼續在途上,默默地寫那個屬於地球人和外星人的世界。不日回歸。 P.S. 應該寫點喜慶喬遷祝人流捷捷上升之類的東西嗎?  (j/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