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木經惟給香港之吻

荒木經惟剛在蘇富比展覽完畢的<「香港之吻」: 邂逅1997>系列,之前網上睇圖,乍看平凡普通不過,有人說他都是影返鹹相好了。說實在,荒木的作品,女人、裸體、綑縛,因為題材,所以注目。我看過他一些作品,不上心略略翻一下,沒什麼特別的。這系列也不例外,縱使用心地看,都覺是歪歪斜斜,out 晒 foc。但就在這歪斜 out foc 之中,好像 “有啲嘢”。我說過,”很有嘢” 的不是藝術,”有啲嘢” 的才是。對。就是這種有啲嘢。

伸手去取屬於我們的

前幾日搭巴士,睇到 ROADSHOW 播放那條新出籠、由大小便不分梁智鴻主持的政改宣傳片,介紹 “特首雙重負責”。 渠話:《基本法》第48條列明,特首須「領導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負責執行本法(《基本法》)和依照本法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其他法律,並「代表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處理中央授權的對外事務和其他事務」。 又話:《基本法》列明日後進行特首普選時,特首先由香港市民普選產生,再由中央任命,這安排正體現特首要「雙重負責」。

有情人終成眷屬

~:渠就好啦,脫毒嘞! ~~~:人地不嬲拍緊拖,早就唔毒啦。   ~:I mean 渠地結婚呀! ~~~:吓!結婚!嘩!有情人終成眷屬呀!真係要戥渠地高興! =============================================== 女:呢本書好正! 男:唔覺。 女:你睇過咩? 男:打書釘睇咗少少。好無聊。 女:你手頭呢本就真係無聊! 男:咪煩住我睇書。唔該。 (……) =================================================== 男:後晚得閒嗎? *:都得。不過跟住約咗人。飲杯嘢都可以嘅。 男:睇戲? *:係呀。約咗人睇戲。 男:呢排你都幾忙咁喎 …. *:hehe …… ^^ 男:點呀…. 衰妹 *:死仔包,咪四圍講,家下我同我老頂拍緊拖。 =================================================== 男:乜你咁講嘢架! 女;咁講有乜問題?! 男:咁都叫冇問題?!冇嘢講! 女:咁都叫有問題?!我都冇嘢講! (……) =================================================== 女:呢間唔錯架!尐咖啡好正。weekend 去飲杯嘢吖! @:同你男友去過 nei…. kekekek…

唔識做?不合禮?還是奴性?談以上奉下

早前與大老世開會,除老世外,另加數名高層,以及全體同事,共十來人。大老世年事已高,其他高層乃中年男士。 會議中途,其中一位高層,可能太口渴,又見庶務阿姐太留心會議不想打擾對方,亦也許是大老世太多口水一時納悶,於是自己起來斟茶遞水。 根據日常禮儀,斟茶斟水不可只斟自己一份,要先替他人斟。那高層見我杯吉了大半,便順手替我斟水。我見狀當然立即道謝及作叩茶禮 -- 食指中指敲枱幾下。然而還只敲了半下,便發現水壺無水,那高層作罷走開,我亦繼續留心會議。 怎料沒多久,高層男士再次向我遞上水壺,原來他徑自去了茶水房倒水。我當然照樣作叩茶禮兼連聲「唔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