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音員,或者某個香港之逝

配音員,或者某個香港之逝

我總以為,林保全先生只為我這些叮噹年代的人有意義。當滕子先生與大雄的配音員盧素娟女士離世對我和這個世界都只有撐得起的震撼時,林先生的逝世似乎更讓人接受不來。似乎叮噹可以像老夫子般繼續畫,(然而3D化只象徵日本創意團隊已無法將這個故事再帶入新階段,就如麥兜),大雄新的配音大家又接受得到,但為甚麼是林先生不可取替?

狼來了的變奏

狼來了的變奏

《伊索寓言》裏,《狼來了》的教訓是: “this shows how liars are rewarded: even if they tell the truth, no one believes them”。 我當然不是指責諸位社會賢達說謊,相反,我對他們的出發點是對學生好,想讓香港早點回復平靜。正是這樣,我覺得他們這樣每天黃昏就勸一次說「有大事發生」是很不智的做法。一天是這樣,兩天是這樣,之後呢?

你啱晒,咁又點?

你啱晒,咁又點?

想起明天就是重陽,就怱怱的寫下這段字:想像得到,明天總會有些人,為著行程而煩惱。

高樓價與侍產假

繼續寫湊女經。(放心,我唔會咁快悶…)這篇文章由孩子出世寫滿月,還要不是有侍產假和農曆新年,恐怕這一世也寫不完。孩子出世了,總算舒了關於她人生的第一口氣。我用完五日的侍產假之後,非常敬佩那些沒有侍產假的爸爸。

起跑起得快,之後?

之前有人問起:會唔會買illuma俾細路食?答:唔會。除了貴,就係好貴。看過成份,大概我也信有效。「咁未輸在起跑線囉?」係,咁又點? 小弟以前游校隊,講你都唔信。(薄扶林大學的朋友們可以去HK COLLECTION搵小弟校刊驗證)我第一次比賽游第四,過程喺咁。

2014年了,我們都相信符瑞

2014年了,我們都相信符瑞

孩子的時候會做這件怪事:先在腦內想像某個年份,再將它化成圖像,這個圖像眼順的話,就告訴自己這是個好年。 你可以笑我比迷信還不濟,至少人家生肖時辰後面有陰陽五行,星座後面有世界四元素這些玄學理論解釋。在千禧年前出生的我,老早就覺得2000年之後沒有一set年份是順眼的:果如是。

香港人,跟住去邊度?

香港人,跟住去邊度?

零、 這又是一篇超長文。經歷過《Justice註腳》期票一開,手就不敢不寫。另外,讀美國史家富格遜(N. Freguson,引林行止先生譯)《Great Degeneration》有感,借框架來回應。這也許是一個七十後尋找本土的故事,算是《註腳》系列的一個續筆。

註腳(5.2):專業的公民

四、 曾偉雄可以是對的,因為政治不中立比專業精神重要。不是我說的,如果你記得亞里士多德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