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中心造假疑雲?

香港文化中心造假疑雲?

話說,今晚無意中路過香港文化中心。那裏面有一間 Starbucks,旁邊一個角落有一塊不起眼的展版,介紹香港文化中心的歷史。

那些淡而無味的青蟹(第 1 話)

張小姐是一所電子廠的品質檢測員。她在1987年中七A-level沒能升上大學,就出來找到了這一份工作,一直做到現在。 張小姐與爸爸媽媽住在牛頭角,每天坐地鐵到觀塘上班,返到公司後第一件事是把午餐盒放進冰箱。那冰箱是很多同事一起用的,有時有些心腸不好的同事會把人家的食物拿走,也不知有心還是無意。反正她已經用箱頭筆在午餐盒上寫上大大的「張」字。

我看到的是愛,他們眼中卻只有性

前陣子我要追查一位香港歷史人物的事蹟,由此拜會了某大學的一位學者,這位學者嫻熟文史,資料出處順手拈來,毫不費勁。與她一席傾談,如沐春風,頗受啟發。道別的時候,她說她先生下周末在某地有一主題演講,不知我有否時間出席?我欣然答應了,也想一睹她先生的風采。 過了一個星期,周六下午我準時到某地,在演講廳外見到那位學者,她很高興地向我揮手。我走了過去,她說:「我給你介紹我的先生,這位就是……」一看,竟然是一位也許三十歲未到的小伙子,與已經過五十歲的她站在一起,不說還以為二人是母子關係。我有點錯愕,然後立馬意識到自己的突兀失態,趕緊跟那位先生握手自我介紹。

由直變孿的會是誰?

(一) 今天新聞說,立法會議員何秀蘭提出就「性傾向歧視條例」開展公眾諮詢。然後同場有團體抗議: 家庭倫理關注網絡數名成員今早到立法會外示威,向議員遞交明光社收集到的2萬多名市民簽名。他們表示,不是反對諮詢,但反對一刀切,將刀架在反同性戀人士 的頸上,以言入罪。他們又指,如果就有關議題立法,會變成一種法律工具,強制改變社會具爭議性議題的價值觀念,是不公義及不道德。

點解我會喺呢度嘅?

今晚做到九點幾先放工,上到巴士,有個 friend whatsapp 我:「喂,介紹啲正嘢畀你!」我覆佢話:「有幾正先?」之後佢 send 咗條 link 過嚟。於是我就進入了呢條神秘的 link,佢要我登記自己個名、登記電郵、然後 upload 一幅自己嘅相。我好攰,我只係想睇正嘢,就一步一步跟住做,然後就嚟到呢一版。我唔知自己係唔係應該喺呢度寫返幾句嘢,但無論如何我已經寫咗。 咁啲正嘢喺邊度呢?似乎仲未見倒。 我是多麼的希望這裏以後會有好多好多的正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