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是魯迅筆下的識字文盲

魯迅筆下盡是充滿腐臭的人物,要麼是愚昧的文盲,要麼就是隔住個芒都聞到陣酸味的文人。魯迅棄醫從文,希望用文字改造中國人的劣根性,那些劣根性產自千百年醃成醬缸文化,一百年前魯迅在大力鞭撻,小說裡的故事彷彿年代久遠,他們穿著長衫短打,還在為是否留辮子而掙扎,香港人看著像看戲,我們自然不會相信斬首示眾的血蘸饅頭可以治癆病,也比孔乙己強得多,儘管不知道回字的四個寫法,卻知道作文不能寫drinks而一定要寫beverages,然而,魯迅的世界真的離我們很遠嗎?

讀歷史有咩用?

其實不只「讀歷史有咩用」,除了能直接生財的,香港人都喜歡問有咩用。睇書有咩用?major日本研究有咩用?睇discovery channel有咩用?香港人實際得很,就像只講錢的師奶,整天花盡心思炒股挖私房錢,實際到惶惶不可終日。反正到了大學選科,港爸港媽都會幫超齡港孩揀BBA,既然如此,何不贏在起跑線,直接在小學教定炒樓呢?

為何全世界都歧視中國人?

強國最拿手賊喊捉賊,可是最好笑的不是只懂說「依法治國」的流氓國家急著教香港人法治精神,而是它明明黨大於國,政治凌駕一切,近年卻屢屢責備香港人太過政治化。叶璐珊行徑低莊被人群插是因為大學政治化1,打擊水貨賊光復屯門是因為「政治立場凌駕」理性2,怕且遲d鬧蝗蟲隨地大小便都不過是因為香港人太過政治化。

港媽點解要仔女軍訓?

港喱始終不懂「國情」,以為吮舐強國概念就是押對了寶,殊不知卻和「國情」唱反調。強國人死命「勾結外國勢力」,香港人就寧棄世界,也要北望神州;強國人急 著學英語,香港就以「母語教學」為幌子摧毀了一代人的英語底子,順手推行「普教中」;在強國質疑學生軍訓制度時,香港反而大力推廣「軍事夏令營」,以至今 期最紅的「香港青少年軍」[1]

鄺俊宇之流的禍害

撒嬌女人最好命,矯情男人最好賣。 我早就知道撒嬌女人最好命,但估唔到矯情男人咁好賣,蔣薇令我知道原來男人只要改個女人名就可以怨婦上身,及後鄺俊宇歌詞入文和Middle Whatsapp作文都可以大紅大紫,以至近來「孤泣情心」矯揉造作的排比對偶,簡直令人大開眼界。男人不是不能怨,然而「非才子不能善怨」,沒有才氣,一怨就俗,一堆大男人怨著阿媽係女人,直叫人看著雞皮疙瘩。

港女、綠茶婊、文藝婊

港女可憎,但也不及文藝婊嘔心。 鄰國有「綠茶婊」一詞,「綠茶」指清純,「婊」原指是「婊子」,即妓女,現與bitch相通。「綠茶婊」即裝純的婊子,網友甚至羅列了24條綠茶婊的特徵,她們總是長髮飄逸,喜歡化了裸妝扮素顏,看上去人畜無害,但其實生活糜爛,極之拜金,為了上位甚至不惜出賣肉體。 同樣拜金,但男人總喜愛綠茶婊多於港女,正如「天仙美」與「妖精美」之間,即使飢渴如厹也會矯揉造作一番,說寧要氣質不要濃豔,同是貪錢自戀的bitch,當然是清純脫俗的好。

我認識的三種藍絲

撇開收了錢的職業藍屍,我認識的藍絲大約可分為三類: 一、滿口粗口的中年人 無論在MK街頭,還是親戚聚會中都會見到他們的蹤影,最愛用粗口問候示威者,通常學歷和收入不高,雖在制度下被逼迫,但受虐者卻異化為施虐者,同時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比當權者更熱衷打壓反抗的人。 那些喊打喊殺的反佔領阿叔阿嬸,別看他們惡形惡相,他們其實都是恭順服從的人。面對TVB霸權,雖然沒有選擇,但他們樂於享受;面對地產霸權,雖然身受其害,但他們無知無覺;面對港共政府的霸權,雖然再被殖民,但他們卻急著「向香港警察致敬」,比警隊親屬更義憤填膺,異常亢奮地說:「如果我是警察一早就打死你地D學生!」正如「如果沒有咱們中國,香港人早就完蛋了!」一樣的飛機話,一個人愈是沒有值得誇耀之處,就會愈喜歡拉關係,熱衷廉價的自誇──那怕那些權力與財富與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卻喜歡說得好像是自己的東西似的。

香港羊群,請別再向獅子自誇肥大

魯迅說:「倘是獅子,自誇怎樣肥大是不妨事的,但如果是一口豬或者一匹羊,肥大倒不是好兆頭。」香港人,還是少點誇耀自己理性和平吧,你現在面對的是共產黨,港共政府 雖是傀儡,不過還是遺傳了佢阿爺的暴戾,CY黨人治港不過兩年,香港警察就成功「返祖」變回有牌爛仔,甚至變種至公安及城管,把市民往死裡打,這時候還自 豪自己和平理性和打不還手,不過在向共產黨說我們是沒有bargaining power的順民。

大學怎麼沒有訓導老師?

浸大畢業典禮上有學生手持黃傘上台,校長陳新滋竟然拒絕將畢業證書頒予該名學生,並暫停典禮說希望同學「對自己自重」,身兼政協的他又說一所學校要發展,「必須有其大原則」,到底一所大學的「大原則」是「在明明德」[1],還是隨黨的指揮棒起舞?難怪子曰:「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2]。」如今進學校,求學問是其次,學會如何自我閹割以求委曲求全才是正事。

後遮打革命的港女生活

「特別新聞報導,今晨旺角發生了恐怖襲擊,根據公安部資料,三名香港藉恐怖份子在彌 敦道企圖發動恐嚇襲擊,但被香港人民警察制服,其間歹徒們竟然喪心病狂地斬傷了三名途人,其中一名是漢人,兩名是港藉漢人,兩個歹徒已被當場擊斃,公安部 已發出了通緝令,如果發現圖片中的歹徒請與公安部聯絡……」 「真的很恐怖啊!」陳老師操著一口流利的京片子,又是純正漢人,還是領導的姪女,教員室內的老師立刻紛紛附和。 在香港和新疆等的「特別行政區」或「民族自治區」,本藉的教師要取得正式教席,必須經過長期觀察。由學校領導推薦確保「愛國、愛黨、愛 港」,儘管每所學校港藉老師和純正漢人老師各佔一半,但有七成港藉老師都是非正式教席,工資和福利相差一大截,而餘下那三成的香港老師不只學識,連拍馬屁 的實力都是一流的。

港喱的過期中二病

親戚長輩大部份可以分為兩類: 一、愛用攀比來看你仆街的八婆,從身高、成績、人工、拍拖、結婚、到比較你個仔同其他親戚個仔,總之就要透過狠狠踐踏你而得到快感。 二、 常有高論的權威型老餅,就算他們不是tree gun的fans,也難逃白鴿黨散播的中國情花毒,更多的是明明以為黃毓民仍屬人民力量,卻走過來跟你說爭取沒有篩選的普選「太天真」,不過最難頂的不是 他們的無知,而是那副「世事給我看透」的過期中二病tone。中二病是日本俗語,指青春期少年自以為是的幼稚言行,然而香港很多五、六十後即使一把年紀, 卻仍舊跳不出這種幼稚的狂妄。

日本人為何對香港人躁底?

日本人為何對香港人躁底?

剛和朋友到日本旅行,同行友人都是日本留學生,她們慨嘆日本人對港人躁底咗好多,雖然仍然不時看到盛讚日本店員有禮的旅行遊記,但如果你有足夠的細 心和資深旅日經驗,就不難得出同樣結論,尤其是食店職員,友人從前經常吃的餃子店,從親切的老婆婆易手到西口西面的(疑似)女兒手上,只能苦笑。

為何大陸小孩都一副德性?

為何大陸小孩都一副德性?

網易轉載一則了新聞,兒子哭鬧著要母親買玩具,遭母親拒絕,他打了母親一巴掌後開始抓她的頭髮,路人看不過眼上前勸阻,但被兒子一聲「你滾」喝退,後來兒子更掐住母親脖子,母親最後屈服。偶爾在街上看到自由行幼童,總覺得他們流露著和別處孩童不同的橫蠻戾氣。有人歸咎於中國的一孩政策,令大陸人把獨生子女捧上天,可是香港和日本的獨生子女難道少嗎?為何惟獨中國小孩這副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