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理大大富翁比賽記

這幾年搞大富翁班其實麻麻,可能因為學生真的太忙,而且都被幾個「明星活動」吸引了,剩下的課外活動就半死不活了。以往的學生比現在的對其他遊戲更有興趣、對校外比賽也比較熱衷,至少也有一兩個。這幾年隨時連一個都沒有。所以連大富翁公開比賽也有幾年沒參加。

今年港大比賽公佈太遲,全校已在準備校慶開放日,根本沒人有空理你。但理大比賽公佈較早,總算有一個學生報了名。(奇就奇在,理大比賽報名後只會說「候補」,不會叫你去交費。我還以為已經爆滿,後來問大會才知道原來交了錢就有得玩,那麼你應該告訴人報名後去交費嘛……候補甚麼呢﹖)

而更離譜的是,當日早上我發現被學生放了飛機,後來發現他根本忘記了有比賽﹗(明明我幾天前才提醒過﹗)
於是就只有單人匹馬去了。

這些年來,自從大富翁愛好者變得專業化,大富翁比賽變成真正戰場,在下這種數口不精又缺乏談判技巧的人就很難贏。現在有全港種子排名賽,更是如此。不過今年倒有不少小朋友參與,連大會都感到高興。

IMAG0925a (理大課室,兩邊都有大螢幕,非常適合小組討論用)

方某一向骰運差,但沒想過差到這個地步。

第一場擲到先起步,但先起步不等於好運,因為在下可以身為先行者但幾乎甚麼都買不到。最後只有兩塊不同的色地、和一個火車站。有個在家已經經常玩大富翁的小朋友(圖中藍衫)卻玩了一大堆地。
IMG_20180114_125848a

另外三家(不包在下)本來打算自己交易,但談來談去都談不攏。他們要的最後一塊紅色地又碰巧被我買下(也只有三塊地,陰公﹗),所以變成四家交易,條件更難講定,結果一直在拖。
結果小朋友旁邊一位仁兄就跟小朋友自行交易起樓。方某人無地無勢,也沒甚麼談判籌碼,所以乾脆把色地都放出去,高價換來所有火車站。打算重複以往比賽的策略,就算沒有起樓機會也可以用火車站每次收二百,勉強撐到底。

但以往初賽都是限定一小時,要撐還有點可能。現在初賽個半小時,其實就撐不到,所以乾脆破產。不過相比其餘三家換來色地發展的,有兩家已經破產得比我更早(因為起樓很貴,而且不一定有人踩中)。我是最後一個破產,然後小朋友和另一人爭持到完局。

午飯第二場,不只飯氣攻心而且骰運更差,地契也只有幾塊。這次三角交易,換來淺藍組並把所有不成組的色地都放給拿啡色組的人。剩下那個強家是自己拿到整個深藍組起酒店,而我抽到張「直達太平山」而死,死得比上一場更快。結果淺藍組沒幾次被踩過,我就破了產。

我們三家交易時,我就覺得拿啡色組的那個要求太多(我想留兩個火車站都不成,不過自己牌面又是弱家所以算了)。
然後剩下兩家,都不想對方死(因為對方死了自己也很快死),所以每次一踩中深藍組,另一家就會超高價收購對方已抵押的無謂地契作打救。每次拿啡色組那位仁兄也是索求特別多的那個,我看在眼裡。

不過這局算是娛樂性豐富。因為大家原本都以為一早拿著深藍組的那家反正會贏,就算後來兩家死了剩下啡色組的,大概也只能看撐得多久吧﹖怎料運勢逆轉說來就來,深藍組的領先者,竟然先後抽到機會和公益福利的「房屋維修」牌,而且還先後五次踩中啡色組仁兄佈重陣的元朗(桃紅組),於是破產,讓拿啡色組的那個贏了。
IMG_20180114_153711a
這局連銀行都在不停大聲唱「我直入元朗,你老豆疊羅漢。」XDDD

事實證明﹖大富翁真是一個mean人遊戲,做人最mean者勝。

反正都輸了兩局,最後一局也沒甚麼吧﹖這局有個小妹妹、又有個港媽,還有另一個一般玩家大哥哥。

骰運也是麻麻,尾二出發,同樣也是跟在人家後面食塵,最後也只有五塊地。
這一局進展非常緩慢(總裁判形容為「和平」),到中場大哥哥和小妹妹交易,大哥哥得到桃紅組、小妹妹得到啡色組。小妹妹的啡色組立即起酒店之後就無事可做,所以悶到想瞓,不斷要爸爸提醒她擲骰。

大哥哥得到桃紅組,其實對在下和那個港媽最危險(因為我們沒成組),但不知為何他起樓起得很慢。一開始他的理由是「沒錢」,但其實他可以把其他無用地契全部押掉籌錢(反正啡色組最貴才$450,很難殺人的)。後來到手上有錢,他又把錢留來交租,都沒有全速起樓,所以我們兩人才有空間慢慢談判。

原本港媽手上有一塊紅、兩塊橙,我就兩塊紅,想直接向她買她也不肯(這很自然)。後來我買到最後一塊橙色,心想應該有交易吧。於是開價讓她隨便選一組,我要另一組就行。然後她竟然不肯﹗更反建議給我一塊黃組換我的橙組,即是她可以集齊「號稱無敵」的橙色組,但我只有兩塊黃色還要求大哥哥施捨最後一張黃色﹗(你明白為何我說她是港媽了﹖)

要不是這樣,我建議另外出價買紅組、或者橙色加錢再紅組,她的出價也太高(例如要我出一千買紅色組),所以我也跟她拉倒,就大家在拖。我甚至向她反建議,不如照妳開的那些條件,我可以賣橙色地給妳(當然她自己也不會接受,足見其mean)。只是因為那個大哥哥起樓肯定超慢,所以兩人才沒死亡風險。

後來直到大哥哥開始佈置「危險的」第三間屋(因為大富翁收租、第三間屋增幅最鉅,所以一般一塊地要有三間屋才有效益,稱「三間屋效應」),港媽才開始心急,竟然回頭跟我提出我原初的一換一建議。
我也不跟她賭氣,就讓她拿橙色組、我自己拿紅色組好了。

當然,她不肯放手是有原因的,因為她知道我手上有錢(其實因為局面拖得太久,大家不停過起點、拿公益福利,兩人手上都有不少錢,只是我地買得少,現金比她多一點),所以怕我很快起樓就會令他們破產。但反過來,如果我按照她的苛刻條件,送上「無敵」橙色組還要把大半身家交出,那倒不如直接宣佈她贏了好啦。

結果如她所料,我錢比她多,所以就算在紅色組樓價較貴也起樓較快,臨終局還起了酒店。但因為起樓實在太遲,不足半小時根本殺不了人(這也算是她策略成功),所以最後雖然方某終於「扒頭」成為這局第一名,總身家也只有七千幾,但其他人全部不用破產,最差那個也有三幾百元在手。

IMG_20180114_180516a

據聞有四五十人參加(另外還有十幾廿人沒出現),最後得第廿五名,也不算太差了吧﹖

Paddington表示,天冷要出外觀賽一天那麼悶,當然要去飲碗辣辣薑湯蕃薯糖水啦。

IMG_20180114_213408a

fongyun


雙魚座左撇書呆子乙名,阿斯伯格症疑似患者。生物化學系畢業的中學圖書館主任,但其實暗地裡主修中大學生會會章。方潤日記博主,著有《吹水無邊﹕一個教師的閱讀與教學自白》。

||||| 0 epr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