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婆>

 

我遇過好多「神婆」。

對我嚟講,神婆係啲過份迷信嘅人。神婆迷信,並唔單純指風水五行術數塔羅,而係泛指一種欠缺客觀求證,放棄邏輯,盲目崇拜某種權威或說法嘅行為。

相信與迷信,好多時只係一線之差。「相」字嗰個「目」,似一個人睜開眼,炯炯有神,努力咁睇清事實,撇除偏見與執念;相反,「迷」字嗰個「米」,似一個人緊閉眼睛嗰陣眼角眼皮所出現嘅皺紋,再畀你一葉輕舟,於是成個人喺輕舟上浮浮沉沉,隨水飄流,人云亦云。

十九歲嗰年,我第一次遇上神「婆」。

────

大學嗰陣去尖沙咀泡酒吧,除咗識到仆街磁石JJ,仲識到阿玲同阿明兩姊妹:阿玲比我大四五年,身材瘦削,面無三兩肉,膚色暗啞,只差幾隻烏蠅就十足十非洲飢民咁款。

對於大過自己嘅阿玲,我完全無興趣。首先,阿玲外型似飢民,再配以30A呢個胸圍歷史低位,可以徹底撲滅你嘅性慾;第二,當年(甚至乎到今日)好多男人接受唔到同一個大過自己幾年嘅女生拍拖。阿玲對於我哋班細路似大家姐,多過似一個可約會嘅對象。

相比之下,佢個妹阿明就正得多:典型學生情人,皮膚雪白,細細粒,有啲肉地,應大嘅大、應細嘅細(請自行想像邊啲大邊啲細)。即使阿明成日戴住副厚厚嘅眼鏡,唔化粧,頭髮又遮咗半邊面,飲開酒嗰班男人晨早睇出佢係一塊未經打磨(同開苞)嘅瑰寶。尤其佢飲咗兩杯後兩頰紅粉菲菲,喺酒吧半黑嘅環境,望上去尤其誘人,當年唔少人應該係扯住旗咁猜枚。阿玲阿明兩個人應該係唔同老竇老母生,一齊行出街,無人估到係兩姊妹。

阿明細我一年,曾幾何時,我以為佢係上帝製造畀我嘅女朋友。

事隔十幾年,我對於阿玲阿明兩姊妹嘅外型,依然如數家珍。男人係咁膚淺,只係得好膚淺、極膚淺同好撚膚淺三個層次,而我,係屬於最淺最淺最淺嗰隻。

班麻甩仔成日想約阿明單拖飲酒,可惜一路只拎到阿玲嘅電話,透過佢約阿明出嚟。事實上,咁耐以嚟未有人成功抄過阿明牌,更遑論單獨約佢出嚟。每次飲酒家姐阿玲總係企喺佢個妹隔離,富豪保鏢咁款,如影隨形,形影不離,貼身過你放工喺金鐘搭地鐵企你隔離嗰個有臭狐嘅男人。

────

某夜,我哋三男兩女五個人,喺尖沙咀麽地道尾地牢嘅鸚鵡吧飲酒。

「喂,你哋有冇抽誠哥隻嘢,tom.com?」肥純邊食花生,邊問我哋。

「我一家八口都入咗飛啦。而家科網股咁掂,誠哥拎隻嘢上市,實掂。淨係誠哥個名都值$50,佢搞生意邊有衰過?總之一個字,掂。我好有信心。」溝女無女嘅情聖禮信心爆棚。

雖然我讀經濟,但嗰陣一次股票都未買過:「哦……我都聽過。Tom.com乜嚟嫁?business model係乜?earning growth好唔好?有冇息派?」

「大學生,高乜春呀?抽中就上市嗰日嗱嗱臨賣撚咗佢啦,賺錢走啦?你咁撚蠢,仲好意思話自己係赤大大學生。」肥純拍打我個頭。

「屌咁不如過大海搏一局,快幾多。又唔使抽簽。」我反駁。

「妖,賺錢唔會話你知!」肥純同情聖懶得回應。

「乜你哋講股票咁悶,十足十我老竇咁。阿明,我哋去個廁所囉。」無出過聲嘅阿玲,拉住阿明走。

佢哋兩個一行開,我哋就開始研究,點樣可以駛開阿玲。

「連去廁所都要一齊,十足十中學生,阿明有個咁嘅家姐,都唔知好運定霉運。唉,望住阿明呢隻乳豬食唔到,真係慘過見唔到。」我望住阿明嘅背影嘆息。我點起支純薄荷萬,呼出一口無奈嘅煙圈,有得睇、無得食,好慘。其實,到幾年後真係有件乳豬餵到埋口,我仍然唔識食(詳見《我在黑社會的日子》)。

情聖飲一啖喜力,喺牙簽筒倒咗三支牙簽出嚟:「屌,不如咁啦。抽到短嗰支,去溝家姐阿玲。成功咗,無咗個保鏢,我哋犧牲一個人,其餘嗰兩個人自然有機會溝阿明。」講嘅時候佢將其中一支牙簽屈斷。

我衝過去搶抽簽:「係咪先?我抽先我抽先,抽中支長嘅我即刻去溝阿明。骨仙留畀你哋。」

「嘩,正呀,『著制服嘅,我全部都扑過晒,淨係未扑過骨仙。』」二百磅嘅肥純,扮馬德鐘喺《強姦2》嘅對白,然後大力拍拍自己個肚腩。佢拍肚腩嗰陣,肚腩居然泛起陣陣漣漪,令我嘖嘖稱奇。

我用手指篤一篤肥純嘅肚腩:「你咁撚肥,抽中支簽都未必溝到人啦,仲咁進取諗到扑鳩人。」

「妖,咪搞我個肚腩……阿玲呢啲未經人道嘅瘦女,一經我肥純開光(我:開苞就開苞啦肥仔~~),一定會回復正常身形,容光煥發。」肥純摸摸下巴,露出淫賤嘅笑容。

「屌,講咁撚多,咁你哋抽唔撚抽呀?」情聖大聲喝道。

「情聖!你好想有女,好想要愛情滋潤咩?你咁中意溝,使乜抽,你溝晒佢囉,溝完大嘅再溝細嘅,嚟再個3P,射撚死你。」肥純回應。

「啊,你條死肥仔咁多嘢講~~猜返板先啦。」情聖放低啲牙簽,端出雙手,要求嚟個十五廿對決。

「怕你呀?」我壓熄煙頭,好快就同情聖猜咗五六板(通常一局叫一板)。

一講猜枚,抽簽一事又不了了之。大部份男人都係講就兇狠,做就碌撚嘅動物……

尤其係狗公。

雖然我哋三個都好想溝阿明,但一直都係用把口溝。點解唔行動呢?偶爾有朋友落嚟飲酒,見到阿明咁正就想溝佢。之不過,都未問佢乜嘢名,淨係望住阿明,佢家姐阿玲即刻會拎你時辰八字即場夾一夾,然後再夾生肖(流年)同星座。夾星座唔係單純我山羊你人馬咁配,而係我白羊偏金牛,配你雙魚副山羊咁……識阿玲之後,我先知12星座可以搭個副司長,一嘢量化寬鬆變咗36個星座。咁耐以嚟,無人類通過到八字、生肖同星座三大難關。因為唔可能無端端改生肖,所以我哋畀人DQ咗一次就冇得再翻盤;溝阿明嘅行動,一直停留喺用把口嘅階段。

────

占星

圖源:http://www.oocities.org/hk/tmoymdb2/baba_02.jpg

 

又過咗幾個月。各人嘅感情狀況-包括阿明-仍然處於膠著狀態。有晚又係喺鸚鵡吧,又係嗰幾個人飲悶酒。我都唔知係因為飲得太多,定係忍得太耐,谷精上腦,終於鼓起勇氣,眾目睽睽下同阿玲講:

「喂……阿玲……你成日企喺你個妹隔離,我哋幾個點溝佢?(講嘅時候指住自己,然後指住肥純同情聖)。成日問人時辰八字,夾乜春嘢星座?而家求愛,唔係求神。你有冇撚拍過拖?愛情唔係咁樣計計計、算算算走出嚟。迷信都有個譜呀大佬。

你話就話為個妹著想,唔想畀啲唔三唔四嘅人理佢身,咁你帶佢落酒吧托柒呀?我堂堂赤大學生,夠正經咧掛……你成個門神咁企喺佢隔離,我連同佢講嘢嘅機會都冇。

他日佢嫁咗,你係咪想好似徐錦江咁,陪佢一齊洞房?痴鳩線嫁你?屌你老母……(下刪九億字無謂嘢)」

如果你唔知徐錦江陪洞房係乜嘢一回事,請睇呢度:https://www.facebook.com/relgitsjg.gjstigler/posts/477585602340628

阿玲望一望我,沉思咗幾秒,企咗喺身,拉住我,由地牢走上地面。好自然咁坐喺酒吧地下旁邊,我跟尾坐喺佢隔離。

阿玲點起煙,眼望向好時中心嘅方向,一直唔講嘢。

呼吸到新鮮空氣,我個人開始醒少少。諗起頭先屌柒阿玲,覺得唔係太好意思。

「頭先唔好意思,我飲大兩杯亂講嘢。」語畢就想起身,逃離呢個尷尬嘅局面。

行咗半步,背後傳嚟阿玲嘅聲音:

「你係咪姓『柯』嘅?」

「吓?」我擰轉頭,皺一皺眉頭,望向阿玲,確保無聽錯佢講嘢。

「你係咪姓『柯』嘅?」阿玲問我。

「柯乜撚呀……我講緊溝你個妹呀……」我細細聲自言自語。

「你係咪姓『柯』嘅?」阿玲重複一次。

我向阿玲跑過去,雙手搭住佢雙肩:「姓屙就唔係咧,不過呢,我係阿『屙』個朋友,我姓『史』,屙出嚟嗰啲『屎』呀!哈哈哈哈哈。」我以為阿玲飲得太多,加上畀北風吹兩下,神志不清。要緩和一下局面,唯有懶風趣咁回應下。

聽到我咁講,阿玲面上有些少失望。

「我哋睇過相。睇相佬話,阿明個老公係姓『柯』嘅。」

阿玲碌大對眼望住我講。佢一臉認真,完全唔似玩鳩我、耍我走。同阿玲飲咗酒大概一年,未見過佢咁認真。

聽到佢話阿明老公姓『柯』,震撼咗我大腦。

「喂……你想阿明嫁畀柯受良?人哋有老婆咧喎,仔都兩三個。你做家姐咁仆街嘅,自己冇男友都算,仲推個妹去做人二奶?

睇唔到你表面上處處照顧阿明,實際咁撚毒同狠。哈哈哈哈哈。」

喂,大佬呀!你講呀!講一個你現實世界識嘅「柯」姓人士!你識屙屎屙尿,同你識個姓「柯」嘅人係兩回事嚟。百家姓中,「柯」排164位呀(全部504個)!我呀,而家37歲,現實中只係識兩個姓柯嘅人,仲要係兩姊弟嚟!除咗柯受良,1999年邊春度識有人姓「柯」?有嘅都喺中學嗰陣畀人用個姓每分每秒欺凌而自盡咗啦。

柯你老味咩,要嫁畀姓柯嘅!屙撚炒粉就有你份!拖都冇拍過,就諗嫁老公。

阿玲唸唸有詞,無理我講啲乜:「我哋兩姊姐好信嗰個師傅(即係睇相佬)。佢話得阿明個老公係姓『柯』嘅,其他姓氏嘅人唔使諗。咁你有冇識姓柯嘅人介紹?」

我聽完佢咁講,變得好撚清醒。清醒到……彷佛我之前十九幾年一直都係沉睡緊咁。

呢兩姊妹傻嫁!

我懶得回應,敷衍回答:「無呀,我唔識姓柯嘅人。你哋下次問下師傅喺邊度會識到姓柯嘅人啦。」

阿玲好似發現新大陸咁:「係喎!等我下次問下師傅先!」

我深吸呼一口氣。我有理由相信,如果嗰陣師傅話性交可以轉運,阿玲即刻除褲,仲會同師傅瘋狂做愛,務求啲運可以轉快啲同轉大啲。

我無理到阿玲,無返落酒吧,自己行咗返屋企。

───

第二日,我約咗班酒肉朋友去金馬倫道新發茶餐廳(已結業)食下午茶,順道將尋晚嘅事講一次畀肥純同情聖知。

「唔撚係呀嘛?哈哈哈哈哈,姓柯?乜嘢年代呀,仲信呢套。」肥純大力咁吸啜沙嗲牛面。

「咩唔係呀?『睇相佬話:阿明個老公姓柯嘅』。」我扮阿玲講嘢。

「睇乜嘢相呀?我都識睇相喎~~睇全相。叫阿明兩姊妹畀我睇個全相,我就知邊個係佢老公,連佢個仔嘅老竇係邊個都知。」情聖插咀。

「嗱,咁你又唔好詆譭人哋風水、睇相學。有啲係環境學,再加少少心理學同歸納法,都唔係完全吹水嘅。」

「屌你個大學生,講嘢使唔使咁深奧?乜嘢雞納法?」情聖串我。

「講你哋都唔明,無謂再講。不過,而家好啦,我哋三個都唔係姓柯,唔使再諗溝阿明。

我哋仲未食到呢隻乳豬,佢就已經逃返去森林。好可惜。」我慨嘆,又輕呼出一口無奈嘅煙圈。

肥純突然放底筷子,左手摸住肚腩,右手捽咗一捽前額,然後指住我:

「為咗紀念,我地要為呢日改一個名。

既然阿明老公姓柯,又係你個仆街仔阿史發現嘅,尋日就叫『柯屎發現日』啦!」

我同情聖咀嗰啖凍檸茶噴咗出嚟。

───

既然無得溝,我哋已經將阿明放埋一邊。酒有一齊飲,但女就溝其他人。過咗幾個月,我嗰陣同港女一齊,少咗飲酒。某日喺尖咀撞到情聖同肥純,大家又去咗新發吹水。

點完嘢食,肥純就笑口噬噬:「嗱,阿史,近排你掛住拍拖,少嚟飲酒,無乜見到你。今日下午茶,我埋單。」

我拎起張單:「大拿拿廿六蚊,叫埋凍檸茶要廿八,要你畀唔好意思喎。」

肥純:「咁你食唔食呀?咁多嘢講。」

我:「食,但你話我知點解咁好死請食tea先。」

情聖插咀:「挑,佢前排抽中咗誠哥隻tom.com,第一日賣咗,賺咗幾千蚊。早排已經喺鸚鵡(酒吧)請咗我哋飲酒咧。」

「屌,咁仲食新發(荼餐廳)?去見誠(日本菜)啦……咦,係喎,情聖你一家八口有冇抽中?」

情聖向肥純做出個得戚嘅表情:「哼,全屋得我一個好彩中咗,不過無放到,等佢股價再高啲先,咁快賣把撚咩。」

肥純:「屌,渣住把撚咩。嗱嗱臨拎舊錢去買新地隻乜嘢新意網IPO啦,嚟緊仲有大把嘢dot.com嘢,恒基又有、新世界又有,排隊派錢。買科網股IPO,無死嫁。坐住舊錢有個屁用咩,最緊要貨如輪轉,滾下滾下就大。」講嗰陣又拍拍自己個肚腩。

───

印象中,Tom.com嘅股價喺上市後幾個月已經係歷史新高,之後一沉不起,輾轉下去咗主板。我唔知情聖有冇賣到tom.com、或者幾時賣,定係同Tom.com共存亡,但肯定係輸錢離場。情聖唔係唯一一個炒科網股損手嘅人,亦唔使最後一個。科網股熱潮玩足我Year 1同Year 2,當中嘅頂峰肯定係盈科數碼動力鯨吞香港電訊。當年李澤楷瘋狂舉債,用一間借殼借返嚟嘅細公司買起咗本港傳統藍籌、四大公用股之一香港電訊(8號;另外三大為中電港燈煤氣)。

盈動嘅股價由$6升到$20,8號嘅股價由十幾蚊升到$28(五合一後即$140),後尾跌到去低過$1(五合一後$3,跌幅98%)。科網股爆破後,香港電訊由一間高息、零負債嘅基金愛股,變成一隻負債疊疊、不斷賣仔救阿媽嘅過街老鼠,好多人-包括我本人-都喺8號身上交唔少學費。當年三年借落啲關窿(grant and loan),一用於溝女、二用於種金陷阱,其餘就輸咗畀8號仔。

香港人嘅核心信念,完全唔係乜嘢獅子山精神、法治、公平、民主(講出嚟都戇鳩,除咗中學選班長,香港人幾時體驗過民主?)、自由,而係以下四大法則:

-股票,又稱冧把降
-人做我去做,執輸行頭、慘過敗家
-簡簡單單轉手就有錢。就算錢多到用唔晒、冇用都好,都要繼續搵錢
-以城中富豪馬首是瞻:當中以李氏為首

以上四樣法則,你搞出嚟嘅嘢中兩樣,小則置富-小學時嘅四驅車炒賣(90年興記炒到$150一部地平線)、他媽哥池、iPhone/iPod nano、沙士時嘅口罩同板藍根、Nike佐敦任何一代復刻、麥記Hello Kitt/Snoopy買一個餐加三千蚊換公仔、陳奕迅五月天演唱會飛、乜撚嘢$8888嘅一千蚊銀紙;中三樣則發大達,包括95-97及過去十年樓市升勢、07年資源股、01科網股、08 富豪陷阱accumulator、骨灰龕。個list長到數之不盡,但大原則係,做莊必勝。

至於中晒四樣,你本身就係李嘉誠。

 

It’s not a matter of good or bad, but as a matter of fact : 咁多年嚟,香港人對有錢佬、錢、股票、人做我去做嘅信任,一早已去到迷信同盲目嘅地步,年來一直堅定不移,遠超科學可解釋嘅水平。

至於擁有過度執念嘅人,究竟屬唔屬於神婆,係睇結果而唔係睇過程,即係,只係睇你輸(冇錢)定贏(有錢):

贏,就係神;
輸,就係神婆。

嗰年肥純不斷抽股票賣股票再抽再賣幾個輪迴,賺咗十幾萬,成日請飲酒食飯,當年大家叫佢股神-事實上佢連啲公司生意做乜都唔知;情聖同肥純差唔多,一樣對股票乜鳩都唔識,不過有時運滯啲,有時又貪心啲,死渣股票唔放,結果貪字得個貧,輸到仆街,大家叫佢股海明燈。

───

情聖突然轉話題:「呀,係呀阿史。自從『柯屎發現日』後,我哋都冇乜理阿明。點撚知尋晚佢家姐阿玲捉咗我去一邊傾計。

佢家姐問我,識唔識人屬蛇。」

「下?又嚟?」我好驚奇。

肥純知情聖講乜,忍唔住大笑。

「呵呵呵,係喎,原來阿明最新嘅老公,係屬蛇嘅。都係佢哋好信嗰個相佬話嘅。」情聖一路講一路賤笑。

「乜……可以轉條件嘅咩?屌你老母,如果上年阿明已經搵到個姓柯老公,但唔係屬蛇嘅,今年點算?」

「都唔算轉條件嘅。又屬蛇、又姓柯咪得。嗱,不如咁,你問問阿玲。」肥純遞咗佢個電話出嚟,已經打緊畀阿玲。

「喂~快啲收線!你痴鳩線嫁?」

「你想知咪問當事人囉!」

「問都問幫佢哋睇相個睇相佬啦~」我嘗試搶部電話cut線。

「你都唔係屬豬,睇相佬點會應你機。」情聖笑道。

「又啱喎!」我同肥純同時答道。

不過,我哋無人屬蛇。

都係零分。

跟住嘅日子,幾乎每次見到阿玲,阿明「老公」嘅條件都會轉一次……轉得快到,龍門任佢擺,後尾已經無人在意。

更重要係,呢段日子,阿明仍然係單身。

如果一個女仔樣貌娟好,但18-22歲呢幾年無拍過拖,佢只可能係有社交障礙。而有社交障礙,通常有埋性交障礙,呢兩樣障礙係一對嘅,ok?

後嚟,我開始少飲酒。尾二嗰次見到阿玲同阿明,喺一班人去加拿芬廣場,賣一蚊雞賣到出晒名嘅稻香打邊爐。當時一支大青島,$8;我哋一行十一二人,飲咗接近十打。

飲飲下,阿玲企咗喺櫈度,拎起支青島,好有信心同我哋所有人講:

「睇相佬話,阿明今年會嫁得出!

我信佢!佢話,阿明喺舊曆新年嚟之前,就會嫁得出!

阿明未嫁到人之前,我呢個做家姐嘅,點都唔會嫁。

阿明!(佢面向阿明)飲!!家姐祝你嫁出!」

我望望阿明,佢塊面紅晒,非常尷尬,一副恨不得搵窿捐嘅樣……呢個時候我先諗起:

 

「仆街!呢餐係團年飯,今個農曆年,咪即係得返幾日咁大撚把……」

 

一眾人等全部沉默。

大家都唔敢講嘢,肥純率先走出嚟撲火。

肥純:「好!大家一齊飲!阿玲你企咁高,危險呀!落返嚟先!咁高興,我話畀你哋知:我之前一買一賣隻China.com,又賺咗成皮嘢~~一陣落鸚鵡,兩set我嘅~」

一眾人等見肥純大腳解圍,齊高呼:「嘩,肥純叻仔喎!究竟係咪一定賺?」「你講嗰隻China.com,係咪好嘢嚟?」「科網股一定掂咁喎,係咪可以搵到好多錢?」「肥純畀幾個號碼我賺一萬幾千好喎_」阿純亦一臉自豪咁,教授大家炒股心法,由大市技術走勢,到科網股三四線蚊型股,肥純如數家珍,講到似層層,似人流呀瀏覽量呀估值呀。總之講嘅人講得高深、聽嘅人介乎明同唔明之間,中間夾雜一堆技術用語,講嘅明明係廣東話,你每一個字都識,但夾埋就唔知佢講乜,有晒呢幾個條件,喺香港肯定水到渠成,無往而不利。

一講到錢、股票,大家非常雀躍,圍住肥純拎心得,抄冧巴,已經無人理企喺櫈上面嘅阿玲。

至於阿明,理所當然,順理成章,一如預期,阿明嗰年嫁唔出;聽講,唔單止嗰年,阿明喺之後嗰年、再之後嗰年,同連續個好多年都嫁唔出。

如果阿明嗰幾日真係遇到個屬蛇又姓柯嘅男人,仲結埋婚,究竟我仲會唔會叫佢做神婆呢?我思考咗好多年,無答案。我唯一知道嘅係,阿明同阿玲只係人生中遇到嘅第一任神婆,仲係病情無咁嚴重嗰隻。我其後遇到嘅,神化得更離譜、病情更嚴重。不過,嗰啲又係另一堆故事咧。

神婆之路,永遠唔會有完嘅一日。

───

題外話(必睇)-導讀問題 aka 考驗你閱讀理解嘅能力:

文中嘅神婆,究竟係邊個?

 

(史兄按:關於神婆,題材仲有好多,但唔知幾時會再寫落去……畢竟呢篇斷斷續續都寫咗成年……所以呢篇短文,你睇完當完咗就好咧,無謂鳩等,港版富奸唔係浪得虛名,哈哈哈哈。)

──────────────────

不要問,只要like,仆街史兄的專頁同IG。
Facebook : https://www.facebook.com/Relgitsjg
IG (主要用嚟睇女仔) : https://www.instagram.com/iamuncleshit/
Project H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ROJ.HK/
──────────────────

 

relgitsjg (史兄)


80後,機緣巧合成為第一代博客。博客群組《香港原人圈》成員之一。2013年出版《婚姻這種邪教》、2014年出版《辦公室七不思議事件》、2016年出版《史詩式愛情》。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relgitsjg.gjstigler

||||| 3 eprop |||||
GuestGuestGu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