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夏娃(16) – Before everything...

回夏娃(16) – Before everything…

 

夏娃大人,

 

上星期與你(還有你那電燈膽弟弟)一同在家看了經典愛情劇<Before Sunrise>(情留半天)及第二集Before Sunset(日落巴黎),兩套戲相上影時間,相差九年。第三集即將上影,叫Before Midnight(情約半生),與上一集又是相差九年。

 

三集電影,頭尾相隔18年,戲中的人物也隨時間成長,男主角婚姻狀況由單身寡仔變成人家老公,外貌從James Franco變為梁榮忠(這個衝擊真的很大),女主角由baby fat少女變馬拉雞中女。在這個三年要出四套電影續集的年代-還要是只有字幕有效果的3D電影-實在難能可貴。以時間計算,這是教父系列(第一集與第三集相距18年)、星戰系列(第一集與第六集相差31年)齊名了。我想,也只有台灣漫畫、根據三國誌及三國演義的<火鳳燎原>那些實時戰鬥,可以媲比:由關東結盟開始至最新的赤壁,漫畫寫了12年,史實大概是18年。

 

我認為好電影只有兩個準則:

 

(1) 令人想一看再看

(2) 不同人看有不同的解讀與感想,回家會作出思考。

 

以這兩準則衡量,Before Sunset 與 Before Sunrise 都是好電影。故事我不在此重覆。不過,除了同一導演、同一男女主角,兩套電影有很多有趣的共通點,我在此整合一下:

 

  • 兩套電影都在歐洲拍攝(多謝你!)。導演都沒有刻意拍攝城市的外貌與地標。

 

  • 電影都以open ending作結尾。它沒告訴你男女主角有否再繼前緣。

 

  • 對白特多,而且許多場戲,中間沒有間斷,一take過。

 

  • 主角不斷行行行行。

 

提起主角行行行,令我想起了自己過去多年的十萬八千里長征 :

1. 與夏娃的

有一回夏娃你建議在中環作深度行,於是我們便從中環街市、乘搭扶手電梯,一路殺至半山的孫中山紀念館。中途做了甚麼…我完全沒有印象,只記得好累。哈哈哈哈哈(抓頭中)。當然在德國時也試過在皇宮內長征,在東京、首爾也有長征吧。

 2. 韓國朋友與男友由尖沙咀行去西貢

我經常說笑,香港與西伯利亞中間沒有海,可以用步行來來回回。豈料韓國朋友初結識男友時,二人由尖沙咀行至西貢。這是大概17里路,比我老爸從深圳偷渡來港的距離,足足長了3.5倍。老實說,我從不知道由尖沙咀真的可以走到西貢。我一直以為小巴才是進入西貢的唯一途徑。

 

韓國朋友與這男生後來結了婚。他們在結婚一周年時,又再從尖沙咀行一次到西貢,作為紀念。好浪漫耶~~好瘋狂耶~~~好痴線耶~~~~

 

顯示詳細地圖

3. 與友人由尖沙咀去石硤尾

談起尖沙咀,不得不提我也有類似經歷...不過是陪一個男生。中一時,同住尖沙咀的友人想買一盞枱燈討一女同學歡心,於是我與他即興由尖沙咀,一路途彌敦道,經油麻地、旺角、深水埗,最後走到石硤尾,將燈送給女同學。我已記不起燈究竟在哪裏買,也不知道在那個沒有手提電話,沒有智能手機的年代,怎能通知女同學下來接收。

 

後來呢?這個朋友還是泡不到這女同學。燈是白送,路是白行。又話說我中七畢業時也好像泡過這女同學…後來沒有成事。

 

尖沙咀至石硤尾,4.3公里,稍短於老爸偷渡的距離。才一定證明我老爸偷渡與落街去7-11買煙的路程一樣遠。

 

顯示詳細地圖

 

  • 付鈔

因為市儈,所以特別留意戲中男女主角付了很多次鈔。第一集時,男主角數次不情願地付鈔:睇掌是騙人的把戲、寫詩是機械式制作(只把名詞寫進預備好的罐頭詩篇),到後來跳誕生舞時好一點;到第二集時,在巴黎的咖啡店、搭遊客觀光船,都是男生搶著付鈔的,沒半分猶疑,女主角沒有甚麼意慾付鈔。恐怕我是史上唯一一個覺得這很有趣...

 

其實,我最想知道的是:究竟男主角有沒有把紅酒錢寄給(第一集的)酒吧負責人?或是當他半年後回到維也納時,自己去付款了?

 

好無聊耶。我真的很想知道...做男人一定要言而有信,不要誇下海口說若掛八號風球自己就去旺角裸跑,最後卻誅多借口不肯找數……

 

───

 

這兩套電影令我想起一種無奈:消費變成投資

 

臨近碩士畢業,與當時論文導師Joe Chan吃過一頓飯。他說當年大學畢業去希臘旅行,途中有個鬼妹向他搭訕。當年他還是處男,異地情緣,大概可以以洋妞來送別處子之身。可惜他最後還是沒有勇氣去找人家。

 

說到最後,Joe Chan 說:

 

“呢啲關係先叫consumption。喺香港、自己地方,明明只係想一夜情,點知變咗做長期關係,變左investment,真係無奈呀~~”

 

電影第一集時,男女主角非常年青,去到異鄉,搞你他媽的一個one night stand(真的是one-night,多也沒有)。雙方以為自己對人生看得透徹,瀟瀟洒洒,大家不過是對方生命中的過客,過了十年只會隱約記得“那次經過某某城市我與某某君過了一晚。哪傢伙究竟叫甚麼名字?想不起來。”。大家說話直接、簡潔,連男生要求做愛也是很直接。

 

第二集時,男女主角已到中年。雙方此時才明白,陰差陽錯、在過去九年錯過了的對方,已是生命中不能放棄的珍貴回憶。當男主角懷疑自己在結婚前見過女主角、女主角又說自己就住在百老匯街時,男主角那個表情無奈與難以置信的表情,一絕一流。我彷佛就聽到男、女主角心裏說:Oh no…that cannot be true.不過,大家已經不願意、不能夠放棄現有的責任,重新洗牌。第二集也開始出現善意的謊話:男主角說自己沒有回車站(隨即自己拆穿)、女主角說記不起做過愛(事實是做了兩次)。大家一邊廂為了說服自己“我現在的生活是最好的”,潛意識不斷製造謊話來作自我欺騙,另一邊廂就寫故事、寫歌來記念這個一晚的邂逅。婚姻果真是個邪教。

 

本為一夜情,頓變半生孽。

 

───

 

我大膽推論,第三集應該是這樣:

 

第二集結尾,當二人要卿卿我我(人稱啪啪啪啪)之際,男主角的司機找上門,提醒男主別誤點。於是二人再次分開,不過這次較好,二人有交換電郵/電話。

 

因為男主角成為大小說家,即使交換電話,二人也沒有太多聯絡。因為種種原因(可能是女主角有身孕),大家慢慢如第一集所言,慢慢在對方生命及生活中fade out…直到在希臘重逢……於是有第三集的故事。

 

第一集大家以為是過客,第二集卻發現原來不是。第三集大概是,當大家以為對方也很重要,其實也不然-大家最後分開,重新回應第一集的主題。大家終歸成為熟悉的陌路人。

 

千秋不滅,萬世輪迴。

 

我相信這是第三集的結局。不要再搞甚麼open-ending了,操你娘,真折騰。雖然從第一、二集推論,以open-ending 作結尾,機會十分高。

 

出文之時,也是我們看第三集的日子。

 

麻煩夏娃大人在下一封信,告訴我你對此電影系列的看法。

 

 

 

 

連續跳四周鄭多燕、昂然踏入第五周旳阿當

 

 

(夏娃的回覆在此 : Part 2 - 中女對維也納、巴黎和希臘的現實想像)

 

亞當 (Adam)


https://www.facebook.com/madaeve 亞當,男人,八十後。對亞當來說,蛇與禁果只是想獨佔蛇與禁果的人想出來的。世上不應該有禁果禁忌禁慾禁術。 亞當作為人類之始(之恥),一路走來,遇過各式各樣,換名轉姓的夏娃。他遇她們相遇、相識、相愛,然後分歧、分離、分手。 他希望在這裏分享自己經歷、自己所想。與 "夏娃" 、與所有人分享。 最後,多謝你居然花心機細心閱讀上面那些言之無物的自我介紹。

||||| 1 eprop |||||
Gu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