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火任我行〉《香港淪陷史話七》

〈放火任我行〉《香港淪陷史話七


作者:Lunyeah

前言:閱報得知當年入境署縱火殺人犯施君已移民香江。遙想施君當年,火苗燃起了,雄姿英發。壯烈自焚,談笑間,衙門灰飛煙滅。時移世易,當日惡鄰已成今日香江新血,還為西環奔走,不斷為香江引入強國同胞。特為此記,以歌頌施君之忠黨愛國也。

本詩改編自中學範文杜甫〈兵車行〉,原詩在此

光熊熊,火燒燒,縱火狂徒惡名昭。
純吏梁君(註1)枉斷送,英魂直奔奈河橋。
遺屬痛心攔道哭,哭聲直上干雲霄。
道旁過者問差人,差人但云蝗自焚。
或判終身陷網羅(註2),便至赤柱囚五年(註3)。
去時羸瘦正柒頭,歸來發福還助遷(註4)。
血海深仇濃於水,共黨開邊(註5)意未已。
君不聞港九新界十八區,區區陷落親共匪﹖
縱有案底礙安危,戴罪立功充黨徽。
況復港燦性犯賤,溫馴不異犬與雞。
共匪雖挑釁,港燦敢申恨?
且如施窟窿(註6),左膠尚體恤。
蝗欲移港都,批文從何出?
「信知共匪惡,反是助虐好。」
兇手猶得當比鄰(註7),港燦埋沒如腐草(註8)。
君不見階下囚,港府無力敢拒收。
死者喊冤遺屬哭,不討公道誓不休﹗

 

註1:純吏,指賢良的官吏。梁君,指於事件中殉職的高級入境事務主任梁錦光。
註2:施君最初因謀殺罪成被判終身監禁。網羅,指法網。
註3:施君後來上訴,改判八年,但實際上只坐了五年就出監。
註4:助遷,施君循單程證來港成為香港人之後,還當了「家庭團聚互助會」的總幹事幫中共種票並協助新移民申請親人來港定居。
註5:開邊,指開放邊關,引入移民。
註6:施窟窿,即放火歹徒施君。施窟窿,音同屎窟窿。
註7:參見道長〈仇人也是鄰舍〉一文。
註8:腐草,腐爛的草。比喻不堪一擊。

延伸閱讀:

一、《香港淪陷史話一》之〈茂菠之歛財時代〉
二、《香港淪陷史話二》之〈糞強之死〉
三、《香港淪陷史話三》之〈民主出賣表〉
四、《香港淪陷史話四》之〈思歪微服私訪叫雞記〉
五、《香港淪陷史話五》之〈殺魚背義—思歪網誌文言翻譯〉
六、《香港淪陷史話六》之〈香江赤化論〉

Lunyeah


一個喜歡歷史和抽水的80後網絡憤青。 專做廁所考據、愛寫遊戲文章、亂評影視作品。

||||| 0 eprop |||||